季眠被吓傻了,半晌说不出个字来,只是呆呆的,眼眸瞪得溜尖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,这个男人虽然冷冷淡淡,但从认识到现在从没有对她发过火。

“阿曜!!”等季眠反应过来,再喊他的名字时,却发现他已经走得没影了,同一时间,耳膜里钻入阵阵嘲笑声,“哈哈,哈哈哈!!”

“笑死人了,不过新鲜两天的**而已,还真以为司曜把她当回事呢。”

“就是,司曜的心里只有舒舒,不管他们现在出了什么小问题,这点永远都不可能变,有些人就是看不懂形势,刚刚舒舒走了,司曜这会儿铁定是追人去了呗,她还眼巴巴的凑上去。”

“挨骂了吧,活该,不值得同情!!”大家议论纷纷,肆无忌惮的完全不在乎当事人在不在场,季眠的脸色青一阵,红一阵,彻底沦为了调色盘。

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沦为了最大的笑话,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,狠狠一咬牙,在奚落声中夺门而出,去追司曜,“司曜,司曜!!”

地下停车场里,舒微坐进驾驶室刚要拉上车门,一条长臂却突然伸进来,横在了车门中间,舒微下意识抬眸,男人面色沉沉,对上她的那双眼阴冷得不像话,“司曜?”

司曜不说话,也不让她关门,看得出来心情格外不好。

舒微只得把车门推开,生怕夹到了他的手,“怎么了?”

男人居高临下,薄唇微掀,冷言讥讽,“我倒是不知道,司太太什么时候这样大方了,我开心就行?哪个女的放在我身边都无所谓?”

舒微的唇抿得很紧,喉间微微哽咽,“不然呢?如果我哭着喊着求你不用季眠,你会同意吗?”

他们都盯着对方,胸口上下起伏,几秒后,他冷冷的丢给她两个字,“不会。”

“那就是了,既然我哭也没用求也没用,何必在公司把场面闹得那样难堪?”舒微苦笑,唇色惨淡,“我记得那天早上在家里便是,我求你不要去找别的女人,但你还是丢下我走了。”

“司曜,你不想让我好受我知道,我现在很难过,你的目的也达成了,既然如此,我可以走了吗?你不管是找季眠也好,李眠赵眠也罢,如果你当真觉得高兴开心,我今后都不会过问。”

“其实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对吧?”司曜周身隐着戾气,眼神冷得像刀子,“你根本不想过问,你也根本不在乎什么季眠李眠赵眠,你在乎的只有顾思年,只有我身体里这颗原本属于他的心脏。”

“舒微,你何必做出难过的样子,哦,你的确难过,不过你的难过不是因为我玩女人,是我带着这颗心脏玩女人,你觉得我脏了你的初恋,你心中那个纯洁的少年对吧?”

又来了,他又来了,一遍遍的顾思年,一遍遍的提醒她,让她想忘却怎么都不能忘怀,她深深叹了口气,“反正我解释也没用,你不肯听,也不会相信我,如果你觉得是就是吧。”

第1062章:

“哭什么?”他捏着她的下颌,让她被迫对上他阴冷的眼眸。

而那双如黑曜石般粲然的眼里,没有丝毫的**,只是单纯的**恨意,单纯的只为了折磨她而已,“舒微,在这种时候你不是吐就是哭,有那么委屈,有那么恶心?”

舒微疼,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,让她连发出字音都艰难,她想告诉他,她真的很委屈,她希望他对她可以温柔怜惜一点,她想要以前那个连碰都舍不得碰她的司曜回来,想要她一皱眉头就心疼的司曜回来。

可惜想得再多都是枉然,她终究不忍对面这张脸,这张曾经给过她浓情蜜意,让她移情别恋,死心塌地爱上的一张脸,或许真的就是报应啊,老天爷知道她变心了,替顾思年不值当,所以让她遭到的报应。

她别过脸去,闭上眼什么都没再说,咬牙默默承受他的暴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