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微身心疲惫,不想再和他争吵,尤其在公司的地下车库,随时都会碰到熟人的情况下,“麻烦你把手让一下,我约了朋友。”

下一秒,舒微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摔到了驾驶室和副驾驶中,男人拽着他的手腕,轻而易举的挤进来,拉上了车门,发出巨响,“嘭!”

“司曜,你干什么?”

司曜用膝盖压着她的腿,将在抵在座椅上,俊脸透着深深的阴鸷,“你说我想干什么?”

看到男人眼中嗜血的表情,舒微仿佛明白了什么,“这里是公司的停车场,光天化日之下,你疯了?”

“对,我就是疯了!”

舒微的胸口剧烈起伏,就在张了张口,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所有的话被全部堵了回去,以前的温柔甜蜜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就早已消失殆尽,之后每次吻她,都是血腥又残忍,恨不得折磨死她一般。

呼吸被尽数夺去,她想呼喊想求救却发现无济于事,想推开他也被他压得死死的,这样狭小的空间,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想钳制住她不要太容易,她毫无还击之力,只能拼命的从喉咙里发出呜咽。

直到他终于放开他,伸手去扯她的裙子,意图昭然若揭的时候,她才终于得了点自由,再忍受不住屈辱,扬手往他脸上抽了过去。

“啪!!”清脆的响声后,舒微的声音又气又恼,眼底泛出了泪意,“司曜,我求你清醒一点,可以吗?你要是觉得折磨我折磨的不够,回去随便你怎么办,但这里是公司,不行!!”

司曜似乎没料到她动手,怔怔看了她片刻,神色忽然变得越发狠戾,再不顾忌半分,将她的两只手捏得咯咯响,她哭喊,“司曜,你冷静点,我求你了。”

他冷静不下来,一想到她嘴里的那句话,他一点都冷静不下来,什么只要他高兴,什么季眠李眠赵眠随便他,说到底,不就是不在乎,她把他当什么了,把他司曜当什么了?

他故意把季眠带到公司,故意气她,只想看她把季眠赶走,只想感受到她是真的在乎他,可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,她无所谓的,她现在连演戏都懒得跟他演了。

他手指冰凉,力道很死,连眼睛都是红的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恨,心中的那股火怎么都浇不灭,总之一切都是不受自控,他一只手钳制着她,另一只手扯掉她裙子,握着她纤细的腰肢狠命一撞。

“啊!!”疼痛撕心裂肺,她整个世界都仿佛陷入了一片黑暗,“司曜,够了!!你别让我恨你!!”

“那就恨吧,我说过,咱俩谁都别想好过。”他皱着眉头,并不顺畅的冲撞,“对了,你大可以叫,大可以哭,到时候把人引过来别怪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
他埋着头,汗水滴在了她的脸上,背着光脸上全是阴影,舒微觉得自己快要想不起他温柔时的样子了,眼泪悄然无声爬满了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