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只要听我的安排,我保证以后让你继续过大富大贵的日子。”宋白雪继续哄骗这梁晓。原本梁晓就没有半点主张,空长了一张好脸。

电话这头的梁晓自己也清楚,她这些年在那些个太太圈子里混的还不错,她自然也懂得那些富家太太对人是有多捧高踩低的,想到以后自己一出门被她们看到,然后冷嘲热讽的样子,梁晓原本有些动摇的心立刻坚定了许多。

“你在和谁打电话?”宋展这些天越来越的发现自己力不从心了,还有些胸闷气短的,一直觉得是那天晕倒之后的后遗症,再加上自己的儿子一直没接电话,宋展索性就待在了家里,也不管任何事情了。

原本宋氏这些年就不再是宋展掌权,之前那些个老股东也因为一些个人原因,和宋展没什么来往了,所以到现在,宋展并不知道宋氏今天下午就要破产了,他还以为宋云霆在为了挽救宋氏做努力呢。

“和白雪通电话呢,我不是要陪她去产检嘛。”梁晓一副心虚的样子,索性宋展并没有发现梁晓的异样,只是念叨着宋白雪怎么天天去产检,也不见池锦辰陪着的。

梁晓不敢再和宋白雪说太多,只是说等下就出门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……。

“宋氏这就要破产了?看来易少你的算盘打空了呀。”荣擎在电话里嘲讽着易少荣,易少荣却并不生气,只是轻笑了几声。

“谁说我支持的是宋氏。破产了也挺好的,反正宋白雪出来了。你懂的。”易少荣挂断电话,看着手下给他发来的调查信息,冷笑着:“果然心最狠的永远是女人。”

“下午的宴会还要我出席吗?”赫安宁带着荣向宁走进来,自从赫安宁搬过来之后,荣向宁就十分喜欢这个新妈妈,一直赖在她身边,连中午放学都要赫安宁来接。然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再一起去荣氏找荣擎吃午饭。

虽然荣擎美其名曰是给别人看下他们一家三口多幸福,赫安宁也是没有像其他,其实这些都是荣擎的一些小心思,他还是想要忍不住的亲近赫安宁,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。

“你可是荣氏的女主人,当然要去。”荣擎接过赫安宁手上的东西时不小心握住了赫安宁的手,突然地触碰让赫安宁愣了一下,虽然这些天一直有在接触,但是还是会对荣擎的碰触感到心动。

“你明知道赫北冥也会去,你就非要让我和他对上是吗。”赫安宁没好气的给了荣擎一个白眼,赶忙抽开手,生怕荣擎有发现她的慌张。

“我就是故意的啊,你认识我这么久,知道我就是有这种恶趣味的。”

“爸爸妈妈我好饿啊,快吃饭吧!”荣向宁一手拉着荣擎的衣服,一手握着赫安宁的手,小小的年纪就要负责调解父母的感情,哎,他好累啊。

……。

“下来试礼服了。”赫北冥走到楼顶秋千的房间,果然看到了正在秋千床上躺着的顾思。赫北冥带着送礼服回来,看到顾思不在客厅,就猜到了她此时此刻一定是又跑到了这里。

“果然,你每次都能找到我!”顾思伸出手,赫北冥将她轻轻的拉了起来。

“礼服挑选了几套你喜欢的风格,下去看看吧,下午五点多才去,等下先去吃点东西。”赫北冥轻轻的整理着顾思耳边的碎发。原本不善言语的他,每次面对顾思都有着说不完的话。

“知道啦!”

顾思挑选了和赫北冥西装同色系的礼服,稍微的藏了点自己的小心思。准备化妆的时候,顾思还让化妆师把她画的稍微成熟一点。她想要站在赫北冥身边看起来就很般配的。毕竟她现在可是大众认知里的赫夫人呀。

“阿姨准备了点小点心,我给你端来了,你吃一点,然后准备准备,我们就要走了。”赫北冥端着一小碟的点心走进顾思化妆的房间,说完就又走了出去。

“赫先生对您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