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侦探腿直接给软了,指了指那边又指了指江子兮,一脸煞白,支支吾吾:

“你……你刚刚不是在那边吗?”

怎么会一下子就出现在他面前了?

这几天四处走访查探,本来就觉得江子兮不是人,现在这一操作,更是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江子兮压了压帽檐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

私人侦探哪里敢隐瞒,支支吾吾哆哆嗦嗦的说明了来意,顺便将程书书也抖了出来。

江子兮了然,也没说什么,只是将对方摄像机里的储存卡拿走。

“告诉程书书,我对欧阳朝没兴趣,也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,她有功夫来查我,不如多关注欧阳朝本身。”

私人侦探连连点头,飞也似的逃走了,地滑,还险些跌了一跤。

祝焕从后面跟了上来,嘴角的笑意很是明显:“大佬,你不喜欢欧阳朝?”

江子兮把玩着手里的储存卡,没太在意:“我喜欢的不是你吗?”

祝焕脸瞬间像花一样,绽放得很漂亮。

“大佬,你有什么想吃的吗?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。”

江子兮眸光一闪,指了指前面卖烧烤的:“要烤鱿鱼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那加两个炭烤猪蹄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个小时候,祝焕看着江子兮圆滚滚的肚子,嘴角抽了抽:“大佬,你是真能吃。”

“你饿个几百年,你也能吃。”

祝焕睫羽微颤,是啊,他怎么能忘记了,江子兮已经死了好几百年,甚至可能上千年。

这么多年来,像她这么热爱食物的人,却吃不到任何东西。

他不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,可现在,他却对面前的小姑娘心疼不已。

“还想吃什么?我都给你买。”

“不用了,不是说陪你看一场电影之后你就把剑给我吗?那咱们赶快回去,你把剑拿出来给我吧。”

祝焕身形一僵,开车门的手收了回来,他站定,侧目:“大佬,是不是剑给你之后,你就会离开我?”

他这是要赶她走?

是了,祝焕本来就想杀了她,后来想得到她也只是想帮自己的母亲,现在他母亲已经脱离危险,他想赶她走也是应该的。

江子兮抿唇:“嗯,会离开的。”

剑到手之后,她的力量会大很多,到时候隐藏在暗处跟着祝焕也不是不行。

总之,目前就按照他所想的来吧。

祝焕咬牙,险些抑制不住心底的悲伤,许久,他才开口:

“大佬,可以再给我一周的时间吗?”

江子兮猛的抬头:“祝焕,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时间,是不是不想把剑给我?我都告诉你,你把剑留在身边对你是没有好处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所以他要把剑变成自己的。

无论如何,他都想要留下她。

江子兮无奈扶额:“你难道还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?如果是你就告诉我,我会尽可能的帮你实现。”

我想让你留下。

这话祝焕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就算是说了又能怎么样?

她只是个剑灵,能力再大,也无法自己择主不是吗?

“大佬,你不是说可以窥探我的心思吗?不如你看看,我现在心中所想的,所期望的是什么?”

江子兮撇嘴,他一个恶毒男二,心里那点小九九除了宋水水还能有什么?

“好了好了,我都明白了,所以你的意思是,一周之后就可以把剑给我了是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不会反悔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可我不是很相信你。”

祝焕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