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壳要体会双倍的快乐,这些快乐自然是要从魔尊那里获取的。

见到药草,直接毁掉...

见到法宝,直接毁掉...

总之,只要是对邪魔有用的,那灵壳就不会有丝毫的客气。

全部毁掉,一样都不会给魔尊留下。

更有甚者,魔尊只要在某件东西上面停留的事情超过一个呼吸,灵壳就会直接毫不犹豫的出手。

就算魔尊是多看了一棵树两眼,灵壳也是直接一道剑气过去。

魔尊看着灵壳,瞬间傻眼了。

说实话,魔尊还真不知道,灵壳居然如此的狠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魔尊反应过来之后,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些花草。

灵壳没有任何的犹豫,剑气毁灭,法术超度。

连花草植物都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那些动物了。

“怎么样?是不是感觉很不开心?”

灵壳笑呵呵的问道,不管魔尊是不是不开心,总之,它是很开心的。

跟在叶鹏飞身边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玩的这么嗨,对于叶鹏飞交代的任务,那更是无比的兴奋。

魔尊嘴角抽了一下,隐约似乎是压抑着怒火说道:“你这样真是太过分了,”

可实际上,魔尊这个时候心里面却乐开了花。

原因很简单,灵壳确实是很尽责,可这样的尽责却让魔尊感觉很有意思。

此时的灵壳,表现的过于天真了,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。

“爱玩?”

魔尊心中呵呵一笑,“看样子,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啊。”

灵壳尽忠职守是一回事,但只要魔尊多看两眼的东西就全部毁灭掉,这问题可就有点大了。

这样一来,魔尊虽然表面上很是不满,可实际上心里面却笑开了花。

于是,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,灵壳的主要任务就变成了消灭那些花花草草。

虽说这些东西对于灵壳来说都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,但是,如果一直持续的话,那总归是会分了灵壳一些心神的。

灵壳对于这些事情乐此不疲,可终归是有个限度的。

没多久,灵壳就不再继续对那些花花草草下手了,而是开始针对各种药草和法宝。

小天地当中其实法宝也有不少的,只不过大多数都已经快要腐烂了,数万年的时间流逝,能够保存完好的必然是真正的神兵。只可惜,这样的在小天地当中并不多。

所以,叶鹏飞对于这些并不感兴趣。而灵壳摧毁这些,也纯粹就是想要给魔尊添堵。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,其实灵壳也是看不上那些东西的。

“魔尊,你还真是老奸巨猾啊。只可惜,本剑灵不会上你当的。”

灵壳跟着魔尊走了一路,一直都很得意。

“你以为用那些花花草草就想让本剑灵转移注意力吗?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“本剑灵告诉你,你就别做梦了。”

灵壳很是傲娇的对魔尊说着,“告诉你,本剑灵会当着你的面,将那些宝物一件一件给毁掉的。”

“哼,你真是太过份了。如果本尊能够出去,本尊绝对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的。”

魔尊表面上怒气冲冲,心里面却笑开了花。

和灵壳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,魔尊基本上已经是弄明白了。

灵壳对于深渊很了解,这大概是因为灵壳之前在天魔城待过几年的原因。但是呢,灵壳对于深渊的了解其实也是有限的。

这些东西并不怪灵壳,因为大概叶鹏飞知道的也不多。

当初之所以要了解深渊,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融入深渊。

所以,很多东西都要学,最起码的常识得知道,各种东西都了解过,但却都不精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